<p id="9lzl5"><th id="9lzl5"><form id="9lzl5"></form></th></p>

    <font id="9lzl5"></font>

          <form id="9lzl5"><th id="9lzl5"><sub id="9lzl5"></sub></th></form>

          <dfn id="9lzl5"></dfn>
          會刊精選
          技術移民即將啟航       
          2023-02-20

          堪培拉正在再次考慮從哪里尋找澳大利亞所需的會計師。我們是自己培訓還是試圖吸引世界其他地方最優秀和最聰明的人?

          有充分的理由表明,澳大利亞現在需要更多的會計師。該國的失業率僅為3.5%。每名失業者對應的職位空缺數量創歷史新高。勞動力市場正處于幾十年來最緊張的時刻,勞動力短缺現象隨處可見。

          尤其是會計行業,正處于一場人才爭奪戰中。

          在這場戰爭中,薪酬似乎是首選武器之一。根據SEEK求職網站的數據,在過去的三個月里,由于雇主拼命填補空缺職位,會計工作的廣告工資增長了1.5 %。按照歷史標準,這一增長率是很高的,且高于全國1.2%的廣告工資平均增長率。

          公司爭奪員工
          你是否希望雇主支付你的學習費用,讓你在家工作,并每年給你額外假期?像新南威爾士州北部會計事務所福賽斯(Forsyths)這樣的公司正在提供這些以及更多福利。它正在宣傳許多具有上述吸引力的職位。此前這樣的條件從未出現在其網站的招聘欄目中。但事務所已經意識到,要贏得人才爭奪戰,可能不僅需要考慮薪酬,還需要考慮獎金。

          這并不是個案。根據聯邦銀行的研究,澳大利亞幾乎每家會計師事務所都報告說,尋找員工是一項挑戰。

          “對會計服務需求的增加進一步升級了吸引和留住高素質員工的戰斗。到目前為止,這仍然是該行業面臨的最大挑戰,”該銀行在 2022 年關于會計行業的報告中寫道。

          該報告包含多個公司努力招聘的故事:“我們很難招到求職者,更不用說合適的求職者了,”報告中引用的一位昆士蘭會計師事務所董事說。兩年來非常有限的移民使澳大利亞會計師隊伍出現了缺口。

          2021年,前移民部長亞歷克斯·霍克(Alex Hawke)將幾類會計師添加到優先技術移民名單中。這些是 “關鍵技能空缺”,需要它們 “確保少數關鍵職業得到填補,以繼續創造澳大利亞的就業機會,并幫助澳大利亞從新冠疫情的影響中持續復蘇”。

          這些工作在下一個圖表中,它們包括一些高薪職業。

          各種改變即將到來
          澳大利亞新一屆聯邦政府對重新開放邊境、增加移民和填補技能差距表現出極大的熱情。

          如下圖所示,在新冠疫情之前的幾年里,澳大利亞嚴重依賴移民。永久技術移民相對穩定,但某些類型的臨時移民,如學生和打工度假者的增長尤其明顯。然后這條渠道被關閉了。

          阿爾巴尼斯(Albanese)總理計劃重新開放這條渠道。“移民需要成為解決技能短缺問題的一部分。” 他在第一次新聞發布會上說。公共會計師協會與其他會計行業機構并肩支持更多的技術移民,IPA公共事務和宣傳主任塔瑪拉·普拉卡洛(Tamara Plakalo)解釋說。“我們作為一個行業在此時間站共同的立場上來解決這個問題。” 她說。

          支付賬單技能
          正如9月的工作和技能峰會所表明的那樣,工作和技能是新政府議程的核心。國會大廈的活動聚集了一些澳大利亞最有權勢的人??偫碓跁嫌盟鼇砗葱l移民在提供經濟所需技能方面的作用。

          “我們現在立即需要用人,” 他告訴ABC電臺。“有一些技能短缺的領域,包括從廚師到工程師再到護士的各種職業??偫淼母黜椔暶黝A示著移民政策的重大轉變。

          內政部長克萊爾·奧尼爾(Clare O‘Neil)在宣布將永久移民人數從160000人提高到195000人,其中包括技術移民的增加時說,“永遠不要浪費一場危機”。

          從菲律賓到吉朗
          技術移民的流動不僅會返回,而且會增加。在新的移民浪潮中,將有許多會計人員,我們可以期待澳大利亞公司會爭搶他們。

          移民會計師可以幫助解決主要的招聘難題,正如吉朗會計師事務所董事安東尼·特里波利諾(Anthony Tripolino)所發現的那樣。“我們斗爭了好幾年,” 他說,同時他試圖雇用會計師,雇用并培訓簿記員,或者直接雇用剛畢業的會計研究生。“結果并不理想,我們嘗試了所有方法,最終,技術移民成功勝出。

          2020年初,特里波利諾的公司從菲律賓聘請了一名已經在澳大利亞的員工。該公司最終在移民代理的幫助下為其擔保身份。 “她資歷深厚,知識淵博。所以,我們給了她一個機會。但老實說,這可能是發生在我們身上最好的事情。他指出,招聘過程在跨文化交流中偶爾會出現問題。” 如果你給其他員工太多工作,他們會推脫,但她會接受。這是一個缺點。

          盡管如此,他表示會毫不猶豫地再雇用一位技術移民員工。” 如果我找到另一個和她一樣的員工,我會很高興。因為她愿意學習,樂于工作,并且很好相處。”

          FIONA指明方向
          移民可能是一個有爭議的話題。

          利用公眾情緒反對新移民一直是澳大利亞一些小政黨的常規選票獲勝策略,并且在不同時期,主要政黨也采用過相關策略。然而,移民問題一次又一次地得到政策制定者和商業團體的支持。

          為什么對移民的需求如此之大?答案之一就是稅收。如果您成年后來到澳大利亞并開始工作,則從抵達的那一刻起就要開始納稅。相比之下,在澳大利亞出生的人在開始工作和納稅之前,至少要花16年,甚至25年或更長時間才能享受公共服務。

          吸引和留住高素質員工仍然是該行業面臨的最大挑戰

          聯邦國庫部使用數學模型來幫助它計算出誰花費了聯邦預算資金以及誰為此做出了貢獻。(它被稱為FIONA——新澳大利亞人的財政影響)。

          如下圖所示,FIONA 告訴政府,技術移民堅定地屬于貢獻者類別。其他類別的移民,以及平均澳大利亞人口,這些都不是。由于技術移民占澳大利亞移民的大部分,平均而言,移民人數有助于填補聯邦政府的收入。

          但是,即使是技術移民,如果他們在年齡較大時抵達澳大利亞,也不會在其一生中增加財政收入。出于這個原因,格拉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智庫的分析師認為,澳大利亞應該以年輕的技術移民為目標。“移民抵達時的年齡,而不是收入,似乎是移民凈財政收益規模的主要驅動因素,” 亨利·謝雷爾(Henry Sherrell)和他的合著者在 2021 年的一份報告中寫道。他們認為,尋找最合格的移民而不是那些能夠填補特定領域技能短缺的人對該國最有利。

          該研究所認為,技能短缺通常會通過我們靈活的勞動力市場和工資調整自行解決。正如我們將看到的,格拉坦研究所并不是唯一一個認為如果你邀請某人永遠生活在你的國家,那么選擇具有適應性技能的人是有意義的。

          競爭技術
          移民到澳大利亞的優勢已經不是什么秘密了。其他國家也希望有這種優勢。因此,技術移民已成為一種競爭。

          與澳大利亞會計師短缺相對應的是,其他接受大量移民的國家,如美國和英國,也出現了會計師短缺。 最有技能的人會去哪里?澳大利亞正試圖影響這個問題的答案。

          謂落地生根
          政府已經明確表示了對移民的承諾。但這一承諾不僅僅是移民流動的規模。政府不僅要改變移民人數,還要改變他們停留的時間。阿爾巴尼斯總理希望有更多的永久移民,扭轉更多臨時移民的趨勢。

          阿爾巴尼斯總理在9月表示,沒有永久工作權利的臨時移民是我們缺乏目前所需工人的原因之一。“當人們被要求離開以及邊境關閉時,加劇了目前的技能短缺,” 他表示。“但我可以毫不羞愧地說,我的出發點是贊成給人們帶來安全感,這是一條通往永久移民的道路,一條成為澳大利亞公民的道路。例如,引進一名護士兩年、三年,然后看著他們離開,試圖找到另一名護士來接替那個位置,讓他們接受培訓,讓他們適應澳大利亞的條件,這是沒有意義的。

          阿爾巴尼斯總理闡明了他的信念,即提供永久性有助于我們與其他國家 競爭移民。“我們需要在全球勞動力市場上對我們需要的技能增加吸引力。一種方法是提供通往永久性的道路,這就是我們打算做的。”

          締造者
          澳大利亞并不一直有技術移民計劃。但在1980年代,一位名叫格倫·威瑟斯(Glenn Withers)的年輕經濟學家主持了一個委員會,為澳大利亞當時開創性的移民積分制度奠定了基礎。當時的總理鮑勃·霍克(Bob Hawke)采納了他的建議。

          有人稱威瑟斯(Withers)是澳大利亞技術移民計劃的設計師。他現在是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的教授,只要移民計劃存在,他就一直在觀察移民計劃,他對從永久移民到臨時移民的漂移感到遺憾。“移民系統已經失去了它的簡單性和核心重點,” 他說。 “如果它再次采取一種干凈的方法并回到基本面,它可能會做得更好。本屆政府正在顯示出好的跡象。我們應該擔心移民會壓低會計師工資嗎?請不要這樣想,” 威瑟斯說, “進來的數字是經過精心管理的,總的來說,移民實際上創造了就業機會,至少與它們所帶走的一樣多。”

          他認為,會計師是特別好的移民,因為他們的適應性很強。雖然一些具有非常特定技能的職業可能會陷入供過于求的境地,但會計師能夠普遍應用他們的技能,并隨著勞動力市場趨勢的變化而改變。

          “會計師對于現代快速變化的經濟絕對至關重要。移民計劃必須在關鍵短缺技能和一般技能之間得到好的結合,會計師就是如此。會計師可以在管理中做許多其他工作。他們應該是技能計劃的關鍵部分,” 他說,“請記住,很多人將成為澳大利亞大學的畢業生。國際學生攻讀商業學位,其中一些人希望成為正式認可的會計師,但其他人則想成為經理。這使我們回到本地培訓的問題。”

          畢業生——缺失的拼圖?
          如果你經營著一家會計師事務所并正在尋找年輕的員工,你可能會考慮從澳大利亞世界一流大學中聘請一名畢業生。

          近年來,管理和商學位(包括會計)的入學人數有所下降。隨著具有定量技能的學生將重點從商業轉向計算機,IT和工程學的入學率也在下降。一些曾經著眼于成為會計合伙人的學生現在夢想著硅谷。

          盡管如此,仍然有很多外國學生在澳大利亞學習商業和會計課程。從某些方面來看,會計是招收國際學生的首要科目,也是一種潛在的巨大資源。

          但在大多數情況下,當課程結束時,這些學生會回國。只有16%的外國學生在課程結束后可直接獲取永久居留權(盡管其他人可能在獲取不同類型簽證后最終成為永久居民)。

          在人才短缺的環境中,讓這些學生從我們的手中溜走似乎是一種浪費。因此,政府正在擴大學生在澳大利亞的工作權利,將臨時畢業生簽證提供的工作權利期限從兩年提高到四年。

          “這意味著他們可以停留更長時間,并利用他們在澳大利亞獲得的技能來幫助填補我們現在的一些長期技能短缺,” 教育部長杰森·克萊爾(Jason Clare)說。

          選擇澳大利亞大學的應屆畢業生作為我們的永久移民有助于滿足格拉坦研究所制定的標準:具有強大、靈活資質的年輕勞動力。

          公共會計師協會教育總監Philomena Leung認為,要讓最優秀的畢業生成為技術永久移民,政策改革不能只關注最高層次,設定移民水平。它還必須確保該計劃在細節上運行良好。改革應包括更新技術工作的定義和分類方式,以及英語語言能力測試的普遍應用。她說 : “技術移民的剩余障礙可能比以前小了,但它們仍然是一個需要解決的問題。如果我是一個有經驗、有技術的人,從事某項在國際上受重視的職業,我會三思而后行,為什么我應該來澳大利亞。”

          將來我們需要的技術移民可能會在澳大利亞的大學就讀。他們只需要正確的政策設置來幫助他們留下來。 答案可能不是在讓會計師離開哪一個場所中做出選擇。相反,答案可能在于將這兩種選擇結合起來,將移民帶入大學課堂,然后成為一名會計。

          原載自公共會計師協會會刊《公共會計師》(Public accountant202211-12月刊,第26-31頁,《公共會計師》數字資訊中心:www.publicaccountant.com.au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IPA會員中心及商城會員隱私政策 IPA會員中心及商城服務協議

          關注IPA官方微信
          協會短信均以(阿彼艾)發出,如收到其他以IPA名義發出的短信,請通過上方400電話舉報。
          在線咨詢

          饥渴情侣出租屋女的叫声犀利_亚洲第一av无码专区_美女高潮潮喷出白浆视频_国产无遮挡裸体美女视频
          <p id="9lzl5"><th id="9lzl5"><form id="9lzl5"></form></th></p>

            <font id="9lzl5"></font>

                  <form id="9lzl5"><th id="9lzl5"><sub id="9lzl5"></sub></th></form>

                  <dfn id="9lzl5"></dfn>